Tok Raja Wat Uttamaram

Tok Raja 18Tok Raja Wat Uttamaram

召坤空瓦乌达吗兰佛寺在泰国佛教界里,曾被评为一百零八位顶尖高僧里,唯一不属于泰国境内的。被信徒尊称为“督拉迦”的高僧召坤空,也是唯一被回教苏丹王室御封为“督拉迦”的高僧。“督”意译公公、法师、村长、长辈,“拉迦”意译皇室、皇族,督拉迦意译皇家僧,僧皇,所以召坤空又被称为马来僧皇。更有人称龙婆为马来亚“必达王”(Pidta),可想而知,他所铸造的“必达”是多么出名的。马来信众会称呼召坤空为“阿祖”或“阿公”,较有亲切感。泰国信众则称召坤空。
在马来西亚偏远的吉兰丹,历代来皆出产过无数高僧及奇僧,他们这种“入地”式的存在,照耀了吉兰达州这个被外人视为“蛮荒”之地,也因为他们努力不懈带动,吉兰达州建立了无数富有传奇色彩的巍峨佛寺。着如早期著名的卧佛寺及站佛寺(其实是行走佛寺),及后期崛起的坐佛寺、双龙寺及龙船寺,往往叫首次膜拜的善信,对其庞然堂皇的建筑咋舌不已,叹为观止!但有言道,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有仙则灵;原来威望驾临吉兰达州大小佛寺的,是“僧皇寺”(瓦乌达吗兰佛寺)!主要是该寺并没被刻意发展成为着名的旅游胜地,加上低调作风及长期来没甚获传媒及当局关注,僧皇寺对外州人而言,可说是“默默无闻”。但这种说法,肯定不包括对本地佛寺有认识者及泰国的善信,对他们而言,僧皇寺才拥有至高无上地位,以及威名赫赫代表性佛寺。其中奠定该佛寺地位的便是一代神僧召坤空。召坤空出生于佛历2419年11月2日,星期四属鼠年,当时还是暹罗管辖时代的吉兰丹州,当时马来西亚还没有独立,与泰国还没有划分界线,仍受英国占领。父亲名叫乃村,母亲叫喃乔,姓氏为叻乍伦(Rajcharuen)。当召坤空十二岁时,父亲才带他去瓦乌达吗兰佛寺,随寺庙住持学习泰文,过后又学会了巴利文,而能朗诵经文。召坤空自从进入寺庙,就非常喜爱研读经书,甚少游乐,与其他孩童性格绝然不同。住持在观察下,就觉得此孩童,似乎前世曾修过梵行,看他的一举一动皆有僧侣的风范,他日必为僧中之尊呀。召坤空读完寺庙里的经书后,他也不愿回家,继续留在那里,帮忙处理庙务,同时也教村中的小孩们学习泰语。到二十一岁时,召坤空请求父母给他筹备出家之事,父母也和亲友们为他剃度受戒为僧人感到高兴。于佛历2438年6月15日正式出家,为受戒的是帕巴叻差法师,取法名Phra Khron Punasu Wano。出家后召坤空用两年的时间深入的研习巴利大藏经,过后他觉得自己应该出外走走,寻求更高一层的佛学知识。就毅然辞别了住持,步行出发去修苦行戒律。但是当时没有良好的道路,只好翻山越岭,当然得徒步行走。整个月后来到了一个村庄,有间Wat HuaPhoNai,又称Wat LeamChak,得知有位法力高强的高僧龙婆Mahaloi。起初龙婆Mahaloi将一本法术秘籍交予召坤空,花上两年时间方能背诵秘籍里的经文。接着更深修的修禅定法门,同时也各地去寻访名师钻研各门法术,而且还在泰南各府,当了多间佛寺的住持。召坤空多住在Songkhla(宋卡府)和Phatthalung(高头廊府)一带,也曾在Wat Khao Or修习多种独特法门。在佛历2468年召坤空辞去Wat MaiKhaolam的住持,决定回到家乡,接任瓦乌达吗兰佛寺的住持。召坤空准备大肆修葺寺庙,当时周围都被树胶园团团围住,寺院的地大约二十多英亩。居民多是以割胶为生,过的生活的相当辛苦,不过每逢节日却都非常诚心的前来献僧供佛,有者今天看他们欢天喜地的来献僧,明天却穿来他的恶讯,说是被蛇咬死了!因为树胶园里毒蛇丛生,尤其是眼镜蛇,在攻击人的时候,竖起起来像人一般高。召坤空看到这种情景,非常难过,就将以前修苦行戒时所收集的圣土,用来制造避险的信物,这就是初期召坤空制造必达佛牌的心意,制成后派发给信徒,信徒佩带后果真一路平安无事,更奇怪的是毒蛇遇上有佩带必达佛牌的村民,都会掉头而逃,不敢接近,甚至碰上老虎、熊也会出现相同的情况,信徒们一传十,十传百,召坤空的必达佛像就慢慢的火红起来。从前要去寺庙很艰难,因为交通很不方便,只有从水路和火车才能达到寺庙附近,有些信徒甚至跟随火车铁轨走了十多里才到达寺庙。因为Kota Bharu(哥打巴鲁)到Rantau Panjang(兰斗班让)之间是没有火车站的,有些信徒都是去到兰斗班让再走回头,但路程也要数里之遥。曾经有比较熟的信徒,要到召坤空寺庙之前,就会先买了烟。然后才上火车,在火车上就会走到车头,找驾驶员打交道,顺便送上烟给他,要求火车经过寺庙时,尽量放慢车速,好让他们有机会从火车上跳下去,如此一来就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信徒一到寺庙,一般先会和召坤空闲谈,大师是一位很健谈的僧人,不会难以相处。而当信徒要求必达佛牌时,召坤空就会记录下他个人的行业和需要,如果是做生意者,召坤空就会多用人缘经咒,如果是从事危险行业者,就会多用避险的经咒。然后再择日鋳造制模,集会圣土、经水和石灰等,放进模型里印出了一尊必达佛牌。召坤空利用小刀片,慢慢的雕出完美的曲线,然后以画图的铁笔,一边念经,一边将经文写在必达的身上,再放入法坛上,日夜诵经,直至两三个月后,信徒才可以奉请佩戴。所以每一尊必达佛牌都是召坤空的心血,大师要每尊佛牌都呈现最完美的形象,让人看上去,就非常渴望将之拥有,这也是召坤空必达佛牌最独特之处。更被不少信众封为五大必达王之一(这个跟国内流传的五大版本是不一样的),现在此必达大约在五十万泰铢左右。而召坤空所做的铜佛牌也达三十万泰铢!召坤空虽然住的吉兰丹州,但在这里却没有受到回教徒的排挤,有高深的法力,时常帮忙这些马来同胞解决一些玄难杂症,如中邪、中降、小孩子哭个不停等的问题。召坤空也常常念一些经水让他们带回去饮用或洗澡,一般都可以解决一些玄妙的问题。甚至连吉兰丹的苏丹也亲自觐见召坤空,并向大师谈起:他每次去举行王室仪式时,都会感到头顶有撕裂头痛的感觉,因为其中有一点血统奥妙的差距。召坤空就说没有问题,然后走入佛舍里,拿出长约一尺多的手杖。此手杖泰语成为“Mai Kru”,意译是师父杖或权杖。此杖的功能是增加权威,避一切的邪恶。召坤空就把它交给吉兰丹苏丹王。而苏丹王从此每次开王室大会时,再也不会发生头痛的问题。而苏丹永远手不离此权杖,时常紧随于身。苏丹为了感谢召坤空的恩典,就第一次封泰国高僧为僧皇,马来语就是“督拉迦”。是大马历史上,首位获得泰王赐封为一州僧首的高僧,他也是当时并非泰国本土和尚的泰国十大神僧之一。召坤空后,续承其位的分别是召坤占和召坤密,他们也各别获得泰王赐封,成为统领吉兰达州境内众佛寺及僧侣的僧皇。据说召坤空在修苦行戒律时,去到一座山洞,见到一位修行老僧在里头居住,就朝拜此老僧,并向他学习禅定法门,过了三个月的守夏节。有一天老僧叫召坤空来到床前,这时候老僧已病倒在床了,老僧将一支拐杖状的木棍交给他,说是当年他年轻时候有位高僧交给他的,并吩咐他说他日得遇见有慧根者才传交于他,并传授口诀以及制造Mai Kru的法门,召坤空就是从此处学来的。召坤空得到Mai Kru后,就日夜携带在身旁,连睡觉也相随,觉得得到Mai Kru后,自己的法力也隋着增长。不久之后传Mai Kru于他的老僧也圆寂了。后来召坤空制造了数支Mai Kru给有需要的人,吉兰丹苏丹的就是其中一支。这支Mai Kru现在还供奉在皇宫里呢!自从召坤空回到家乡的寺庙,首先就是着手发展教育、建设校舍,并由Phra Maha曾当老师。接着还筹建了一间全马来西亚甚至泰国也无的,与众不同的佛殿。四方有门进出,前门的十二支大柱子有祥龙盘卷的雕刻,更有许多奇珍异兽的雕像团团围绕,计有龙、象、狮、虎、鹿、鹰及牛等等。进口处两旁筑了两座神龛,分别供奉大伯公与观音大士的圣像,蔚为奇观。从此这里有许多僧侣和法师纷纷前来拜在召坤空的门下来学法术。学成之后可以借助法术救人于苦难中,这也是召坤空教授法术的宗旨。在佛历2505年,召坤空刚由新加坡回来之后,就不舒服卧病在床,吉兰丹苏丹也亲自前来探病。但召坤空年事已高,终于在11月19日圆寂,享年88岁,入戒68年,一代圣僧从此沉寂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