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 Khun Onn Wat Prachumchonthara

CK Onn 6Chao Khun Onn Wat Prachumchonthara

召坤安(Chao Khun Onn)于佛历2481年1月7日,星期六出生。师傅于2502年6月16日正式开始他的僧侣生活。
现在召坤安是泰国南部的一位高僧,其修行极高,被封召坤而且被泰皇欽点到曼谷寺庙做主持。在今时今日的泰南,因为有着不同的宗教信仰,在当地时常会爆发宗教冲突。比如泰南的回教武装分子,时常会策划恐怖活动。但在当地却有一位高僧,不只受到佛教徒们的尊重,也被回教徒和其它的宗教信徒所尊重。他就是泰王御封的僧王召坤安。

Chao Khun Chan Wat Uttamaram

CK Chan Wat Utammaram 1Chao Khun Chan Wat Uttamaram

吉兰丹州吧西吗 乌达吗兰佛寺(僧王庙)昙召坤僧王(阿公)PHRA MAHA CHAN KESARO(昙召坤)出生1909年4月5日(星期一)在Pasir Mas, Kampung Teresek的一个泰裔农村里。父亲名乃叔(Nai Su),母亲为南娟(Nan Thiak)。兄弟姐妹共七位,排行第三。

年方十五岁跟随已故第一任僧王龙婆孔(乌达吗兰佛寺第五任方丈)研习佛理。於1931年,年方22岁出家。拜师三位老龙婆(僧王及另两位高僧)学习佛理,法号为昙占勒沙喏(Phra Chan Kesaro)。1933年北上泰南北大年(Pattani)修行佛法数年,后再回乌达吗兰佛寺协助僧王龙婆孔处理一切寺务。

1962年僧王龙婆孔(乌达吗兰佛寺第五代主持)圆寂,昙占被委任为乌达吗兰佛寺第6任主持。同年再受吉兰丹苏丹殿下及泰国僧王封为丹州第二任僧王(召坤),据知行愿未圆,竟於1992年11月30日(星期一)早上6.05分入寂归西,享年83岁。兹定於1995年3月9日至12日一连四天举办茶毗仪式。

Luang Phor Chong Wat NaTangNok

LP Chong Wat Natangnok 1Luang Phor Chong Wat NaTangNok

龙婆钟生于佛历2415年3月6日,瓦纳汤落佛寺主持,被喻为阿育特雅府内神通法力最高一位高僧,师傅自幼便出家为僧,曾拜多位高僧大德习法,师傅同时为神兽大师龙婆班师兄,两人同拜屈班白么的龙婆送(是当时响当当的医师,专治奇难杂症,最拿手的就是医疗法门和驱魔解降的法门,有很高的禅定造诣)及屈耐的龙婆念为师(崇迪阿赞多的大弟子),学习法门。而师傅同时在编铁沉不打完成了最高法门课程,因此他能缩短他的旅程,并继续到不同的地方学习及修行。以下几则为师傅闻名全泰国事绩:在佛历2480左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军进入阿育特雅府大肆屠杀村民,该府内四位最有名高僧(龙婆钟、龙婆切、龙婆公、龙婆易)以龙婆钟为首,合力制作了一批背心,上方写有很多符文,由四人一起开光后分派给当地村民,据说除了穿着的人绝不死于刀枪利器下之外,只要一个人穿着,日本军会看见你背后有一千甚至上万的人。 在战事之后,泰国士兵亦被称为”鬼士兵”,敌国都指为何泰国士兵会有不死之身,原因在大战中有佩带师傅督造圣物的士兵,都有刀枪不入神效,且都能平安而回,而他们大多佩带了师傅制作的12节或16节的符通腰带,这也是师傅最有名圣物。师傅一生有名圣物很多,包括:12节或16节符通腰带、自身牌、星、当中最有名的为“巴打编”(招财鱼),在古时阿育特雅府内有很多湖及小河流,很多村民都会乘小艇出外做生意,卖一些食物、水果、衣服等日用品,而船头有放龙婆钟大师“巴打编”(招财鱼)的,生意都一定会比其他的好,慢慢消息越传越远,很多做生意的人前来请供,而他们大多有不同灵感事绩发生在财运及生意上,同时师傅督造的“巴打编”亦被公认为全泰第一,佩带人都会拥有丰厚财富,财源生意不断,在现在大大小小的佛牌比赛当中,唯一有“巴打编”比赛项目的,都必然是龙婆钟大师屈那打落寺,而泰国另一位有名制招财鱼高僧,为龙婆爹屈三暗。在泰国很多当代高僧也曾经与龙婆钟大师一同学习,或者拜其为师,在普遍人民相信,师傅拥有高深佛法,极高神通法门,其法物力量大多拥有很强避险作用,但神兽大师龙婆班则非常敬佩及赞赏龙婆钟拥有很好的“咩打”(人缘力量),而有人则指龙婆钟大师为“人缘之神”(God of metta)于佛历2508年2月17日,龙婆钟大师因病仙游,享年93岁,他一生伟大无私慈悲心,帮助不少人离苦得乐,其登峰造极神通法门,救助不少人生命,同时为这位阿育特雅府神通法第一高僧的僧侣生涯,画上完美句号。
大师曾有几件传奇性的神奇圣迹,其中有一件是自古传到现在的。某天龙婆钟大师应邀至别的佛寺参与加持法会,活动当天也有非常多位高僧来参与。有位信徒突然跟某位高僧拜求圣水,而那位高僧就叫信徒去找来一个空瓶及一杯水。那位信徒原本是想请那位高僧加持水杯里的水,再用瓶子带回去的,结果那位高僧禅定持咒之后,把水给喝了。那信徒看了很是失望,正想叩拜后就走了,突然那位高僧对着空瓶子喷水,没想到瓶子里的水竟然满了!接着这名信徒也向另一旁的龙婆钟大师拜求圣水,龙婆钟大师要信徒去找瓶子来,那名信徒又去拿来一个空瓶及一杯水呈上给大师,旁边围观的众信徒都开始围聚过来,有相机的信徒也开始准备,期待看大师显神通。没想到龙婆钟大师只要空瓶,连那杯水都不要,持咒之后就从掌中源源冒出水来直接就将瓶子给灌满水,在场的信徒无不惊讶到跪拜高僧。而大师此番神通事迹被当场的信众拍到了照片,也被信徒流传出来,一直到现在都令非常多信徒深感敬佩,但是很可惜的是,另一位高僧的照片没有拍摄到,否则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历史纪录了!某天有位信众来瓦纳汤落佛寺拜见龙婆钟高僧,碰巧当天前往拜见高僧的信众非常的多,而当地的区长夫人也来拜见高僧。因为区长去北部买烟草已经去了一段时间了,已经超过预定要回来的时间很久,但还是没看到人,不知道是否发生了什么意外?因此,区长夫人就前往佛寺请教大师,当区长夫人说明事情之后,只见大师拿一本破破烂烂的书,翻到某一页,就说道:“区长已经回来了,现在他搭的船就已经停在您家的前面,我是照书上写的讲,您赶紧回去看看这书里写的有没有错!”区长夫人一听完,马上就起身回家去,要看看区长是不是回来了?待她离去之后旁边的信徒就很好奇,把那本破书拿起来看,那根本是一本在教导植物种植的书怎可能写到区长的事呢?于是就问高僧,书上根本没有写到区长是否回家的事呀!高僧缓缓回答:“我老了,眼睛看到什么就说什么。”没想到在区长夫人回家的路上就遇到儿子从远远跑过来大喊着:“妈!爸爸回来了!现在在家里等您回家呢!”大家都惊叹大师高深的法力之高。还从信众中得知,龙婆钟大师有能把人变到瓶子里的高深法力!据说在以前的一次法会中,大师把一位信徒变到了放在自己面前装满水的瓶子中,然后又变出来。当时的人都能看到瓶子里有个人,真是非常神奇!最后,与大家分享龙婆钟大师最常跟信徒说的话: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是自己的,人死了,只能带着罪恶去!懂得帮助别人,就是给自己增福德!不去欺负别人,别人也不会欺负你!

Tok Raja Wat Uttamaram

Tok Raja 18Tok Raja Wat Uttamaram

召坤空瓦乌达吗兰佛寺在泰国佛教界里,曾被评为一百零八位顶尖高僧里,唯一不属于泰国境内的。被信徒尊称为“督拉迦”的高僧召坤空,也是唯一被回教苏丹王室御封为“督拉迦”的高僧。“督”意译公公、法师、村长、长辈,“拉迦”意译皇室、皇族,督拉迦意译皇家僧,僧皇,所以召坤空又被称为马来僧皇。更有人称龙婆为马来亚“必达王”(Pidta),可想而知,他所铸造的“必达”是多么出名的。马来信众会称呼召坤空为“阿祖”或“阿公”,较有亲切感。泰国信众则称召坤空。
在马来西亚偏远的吉兰丹,历代来皆出产过无数高僧及奇僧,他们这种“入地”式的存在,照耀了吉兰达州这个被外人视为“蛮荒”之地,也因为他们努力不懈带动,吉兰达州建立了无数富有传奇色彩的巍峨佛寺。着如早期著名的卧佛寺及站佛寺(其实是行走佛寺),及后期崛起的坐佛寺、双龙寺及龙船寺,往往叫首次膜拜的善信,对其庞然堂皇的建筑咋舌不已,叹为观止!但有言道,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有仙则灵;原来威望驾临吉兰达州大小佛寺的,是“僧皇寺”(瓦乌达吗兰佛寺)!主要是该寺并没被刻意发展成为着名的旅游胜地,加上低调作风及长期来没甚获传媒及当局关注,僧皇寺对外州人而言,可说是“默默无闻”。但这种说法,肯定不包括对本地佛寺有认识者及泰国的善信,对他们而言,僧皇寺才拥有至高无上地位,以及威名赫赫代表性佛寺。其中奠定该佛寺地位的便是一代神僧召坤空。召坤空出生于佛历2419年11月2日,星期四属鼠年,当时还是暹罗管辖时代的吉兰丹州,当时马来西亚还没有独立,与泰国还没有划分界线,仍受英国占领。父亲名叫乃村,母亲叫喃乔,姓氏为叻乍伦(Rajcharuen)。当召坤空十二岁时,父亲才带他去瓦乌达吗兰佛寺,随寺庙住持学习泰文,过后又学会了巴利文,而能朗诵经文。召坤空自从进入寺庙,就非常喜爱研读经书,甚少游乐,与其他孩童性格绝然不同。住持在观察下,就觉得此孩童,似乎前世曾修过梵行,看他的一举一动皆有僧侣的风范,他日必为僧中之尊呀。召坤空读完寺庙里的经书后,他也不愿回家,继续留在那里,帮忙处理庙务,同时也教村中的小孩们学习泰语。到二十一岁时,召坤空请求父母给他筹备出家之事,父母也和亲友们为他剃度受戒为僧人感到高兴。于佛历2438年6月15日正式出家,为受戒的是帕巴叻差法师,取法名Phra Khron Punasu Wano。出家后召坤空用两年的时间深入的研习巴利大藏经,过后他觉得自己应该出外走走,寻求更高一层的佛学知识。就毅然辞别了住持,步行出发去修苦行戒律。但是当时没有良好的道路,只好翻山越岭,当然得徒步行走。整个月后来到了一个村庄,有间Wat HuaPhoNai,又称Wat LeamChak,得知有位法力高强的高僧龙婆Mahaloi。起初龙婆Mahaloi将一本法术秘籍交予召坤空,花上两年时间方能背诵秘籍里的经文。接着更深修的修禅定法门,同时也各地去寻访名师钻研各门法术,而且还在泰南各府,当了多间佛寺的住持。召坤空多住在Songkhla(宋卡府)和Phatthalung(高头廊府)一带,也曾在Wat Khao Or修习多种独特法门。在佛历2468年召坤空辞去Wat MaiKhaolam的住持,决定回到家乡,接任瓦乌达吗兰佛寺的住持。召坤空准备大肆修葺寺庙,当时周围都被树胶园团团围住,寺院的地大约二十多英亩。居民多是以割胶为生,过的生活的相当辛苦,不过每逢节日却都非常诚心的前来献僧供佛,有者今天看他们欢天喜地的来献僧,明天却穿来他的恶讯,说是被蛇咬死了!因为树胶园里毒蛇丛生,尤其是眼镜蛇,在攻击人的时候,竖起起来像人一般高。召坤空看到这种情景,非常难过,就将以前修苦行戒时所收集的圣土,用来制造避险的信物,这就是初期召坤空制造必达佛牌的心意,制成后派发给信徒,信徒佩带后果真一路平安无事,更奇怪的是毒蛇遇上有佩带必达佛牌的村民,都会掉头而逃,不敢接近,甚至碰上老虎、熊也会出现相同的情况,信徒们一传十,十传百,召坤空的必达佛像就慢慢的火红起来。从前要去寺庙很艰难,因为交通很不方便,只有从水路和火车才能达到寺庙附近,有些信徒甚至跟随火车铁轨走了十多里才到达寺庙。因为Kota Bharu(哥打巴鲁)到Rantau Panjang(兰斗班让)之间是没有火车站的,有些信徒都是去到兰斗班让再走回头,但路程也要数里之遥。曾经有比较熟的信徒,要到召坤空寺庙之前,就会先买了烟。然后才上火车,在火车上就会走到车头,找驾驶员打交道,顺便送上烟给他,要求火车经过寺庙时,尽量放慢车速,好让他们有机会从火车上跳下去,如此一来就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信徒一到寺庙,一般先会和召坤空闲谈,大师是一位很健谈的僧人,不会难以相处。而当信徒要求必达佛牌时,召坤空就会记录下他个人的行业和需要,如果是做生意者,召坤空就会多用人缘经咒,如果是从事危险行业者,就会多用避险的经咒。然后再择日鋳造制模,集会圣土、经水和石灰等,放进模型里印出了一尊必达佛牌。召坤空利用小刀片,慢慢的雕出完美的曲线,然后以画图的铁笔,一边念经,一边将经文写在必达的身上,再放入法坛上,日夜诵经,直至两三个月后,信徒才可以奉请佩戴。所以每一尊必达佛牌都是召坤空的心血,大师要每尊佛牌都呈现最完美的形象,让人看上去,就非常渴望将之拥有,这也是召坤空必达佛牌最独特之处。更被不少信众封为五大必达王之一(这个跟国内流传的五大版本是不一样的),现在此必达大约在五十万泰铢左右。而召坤空所做的铜佛牌也达三十万泰铢!召坤空虽然住的吉兰丹州,但在这里却没有受到回教徒的排挤,有高深的法力,时常帮忙这些马来同胞解决一些玄难杂症,如中邪、中降、小孩子哭个不停等的问题。召坤空也常常念一些经水让他们带回去饮用或洗澡,一般都可以解决一些玄妙的问题。甚至连吉兰丹的苏丹也亲自觐见召坤空,并向大师谈起:他每次去举行王室仪式时,都会感到头顶有撕裂头痛的感觉,因为其中有一点血统奥妙的差距。召坤空就说没有问题,然后走入佛舍里,拿出长约一尺多的手杖。此手杖泰语成为“Mai Kru”,意译是师父杖或权杖。此杖的功能是增加权威,避一切的邪恶。召坤空就把它交给吉兰丹苏丹王。而苏丹王从此每次开王室大会时,再也不会发生头痛的问题。而苏丹永远手不离此权杖,时常紧随于身。苏丹为了感谢召坤空的恩典,就第一次封泰国高僧为僧皇,马来语就是“督拉迦”。是大马历史上,首位获得泰王赐封为一州僧首的高僧,他也是当时并非泰国本土和尚的泰国十大神僧之一。召坤空后,续承其位的分别是召坤占和召坤密,他们也各别获得泰王赐封,成为统领吉兰达州境内众佛寺及僧侣的僧皇。据说召坤空在修苦行戒律时,去到一座山洞,见到一位修行老僧在里头居住,就朝拜此老僧,并向他学习禅定法门,过了三个月的守夏节。有一天老僧叫召坤空来到床前,这时候老僧已病倒在床了,老僧将一支拐杖状的木棍交给他,说是当年他年轻时候有位高僧交给他的,并吩咐他说他日得遇见有慧根者才传交于他,并传授口诀以及制造Mai Kru的法门,召坤空就是从此处学来的。召坤空得到Mai Kru后,就日夜携带在身旁,连睡觉也相随,觉得得到Mai Kru后,自己的法力也隋着增长。不久之后传Mai Kru于他的老僧也圆寂了。后来召坤空制造了数支Mai Kru给有需要的人,吉兰丹苏丹的就是其中一支。这支Mai Kru现在还供奉在皇宫里呢!自从召坤空回到家乡的寺庙,首先就是着手发展教育、建设校舍,并由Phra Maha曾当老师。接着还筹建了一间全马来西亚甚至泰国也无的,与众不同的佛殿。四方有门进出,前门的十二支大柱子有祥龙盘卷的雕刻,更有许多奇珍异兽的雕像团团围绕,计有龙、象、狮、虎、鹿、鹰及牛等等。进口处两旁筑了两座神龛,分别供奉大伯公与观音大士的圣像,蔚为奇观。从此这里有许多僧侣和法师纷纷前来拜在召坤空的门下来学法术。学成之后可以借助法术救人于苦难中,这也是召坤空教授法术的宗旨。在佛历2505年,召坤空刚由新加坡回来之后,就不舒服卧病在床,吉兰丹苏丹也亲自前来探病。但召坤空年事已高,终于在11月19日圆寂,享年88岁,入戒68年,一代圣僧从此沉寂了。

Long Phor Waen Sujinno Wat DoiMaePang

LP Waen Sujinno Wat DoiMaePang 14Long Phor Waen Sujinno Wat DoiMaePang

常在泰国看到这位白发苍苍,头有点歪歪的高僧吧?他是泰北高僧หลวงปู่แหวน(译音:龙普元)位列泰国108位高僧之一。出生地于泰北地区的黎省,生日是佛历2430年(西元1887年) 1月16日。父亲名(译音:骰),母亲名(译音:轿),有一个妹妹。小时父母为他命名为ญาน(译音:央),乃非常聪明之意思。5岁那一年母亲生了场病,虽然父亲带着母亲遍​​寻名医诊治但病情始终不见好转,似生命已将走到尽头。母亲叫他到身旁告诉他,希望他出家为僧,而且终生不要还俗,就算到临终也要穿着黄色的僧袍闭上双眼,龙普元答应了母亲临终前的遗愿。母亲便很欢喜且放心的离开了人间。某一天的夜里,外婆在梦中见到很奇怪的事,隔天便向子孙们说(包括龙普元),外婆说道在梦中见到龙普元全身散发光茫,这或许是龙普元出家的机缘成熟。就问龙普元,可否答应终身成为僧侣,不要还俗?龙普元也答应了。在2439年,外婆叫他及另一位孙子过去,问他们可愿意接受剃度到寺庙去当和尚?在他们答应的此时,龙普元才仅有9岁的年纪。之后外婆就送他们去วัดโพธิ์ชัย(译音:瓦波猜)寺,接受剃度出家,龙普元原名的ญาน(译音:央),也由此时更名为ู่แหวน(译音:元)。 刚开始成为僧侣的龙普元,并不会主动修习,而是比较被动也调皮爱玩,寺中有一位师父叫พระอาจารย์อ้วน(译音:阿詹万), 本身就是龙普元俗世的亲叔叔,他觉得龙普元这样下去的话学不到什么,于是就带他去拜พระอาจารย์สิงห์(译音:阿詹新)为师。某天中午的时候,阿詹新带着龙普元在路上走着走着,这时候看到有一道奇异的光圈围绕着龙普元,所以阿詹新感觉到此象非比寻常,肯定龙普元是神佛的转世,也因此阿詹新决定要将毕生所得所学之修持,完全毫无保留的传授给龙普元。后来,龙普元与其他知名高僧的历程相同,都是守戒、修行,也到许多寺庙去学习及进修。佛历2464年,龙普元到了曼谷想拜敬仰的เจ้าคุณอุบาลีคุณูปมจารย์์(译音:照坤五巴哩)为师。不料一直到佛历2478年,才得以在เจดีย์ หลวง(译音:阶滴龙)寺面见高僧照坤五巴哩这位僧官,照坤五巴哩赐给龙普元一个法号叫สุจิณโณ(译音:速金优);龙普元在僧侣修行的生涯当中拜过当时的很多位名师学习,在当时也结识了非常多位与他同期后来都非常知名的高僧,หลวงปู่ขาว(译音:龙普考)亦是其中之一。在2489年,龙普元59岁时,龙普元脚部发炎需要开刀治疗。那段时间是由อาจารย์หนู(译音:阿詹卢)在照顾他,慢慢恢复后仍是无法行走太远的道路,因为当时阿詹卢必须从自己寺庙走好一段路才能来照顾另一间寺庙的龙普元,所以龙普元高僧在75岁时,就答应阿詹卢的邀请,到阿詹卢的寺庙去居住方便就近照顾,这间寺庙是วัดดอยแม่ปั๋ง(译音:瓦兜昧榜)寺。龙普元在这间寺庙并不过问寺内之事,但仍然帮助老百姓,也于此寺督造佛牌圣物,定居于此寺直到佛历2528年(西元1985年),95岁高龄时圆寂,也圆了母亲及外婆之遗愿。龙普元高僧,高深的修持及法力,由以前的时代流传至今, 他的慈悲及关爱,帮助无数的民众,也为现代百姓津津乐道!

Luang Phor Kasem Wat SusanTrairak

LP Kasem 3Luang Phor Kasem Wat SusanTrairak

泰国北部南帮府,有一个小市镇称为塔高望,在这个小市镇中有一户有钱人家,主人名叫召奴,女主人名叫麻钟,他们夫妇俩可说是塔高望的大好人.他们乐善好施,时常帮助有需要的贫苦大众。因此在塔高望地区相当的受人尊敬。佛历2455年11月28日,星期三这家的女主人诞下了一名男婴,他便是日后成为南帮府无人不知的一代高僧─龙婆卡贤。龙婆卡贤大师小时在南帮的一间学校,受过五年的教育,由于从小对于佛理发生浓厚的兴趣,便在佛历2468年到佛庙做了七天的小沙弥,当时年仅13岁,由于这七天的寺庙生活,使龙婆卡贤大师立志要出家为僧,深人的研究佛理。于是终于在两年后请准双亲,即佛历2470年,在越满友佛寺出家为小沙弥。当龙婆卡贤大师满21岁时,即佛历2475年正式出家为僧,由当时南帮地区最德高望重的高僧召坤柏潭真他拿王大师主持剃度仪式,正式成为黄衣僧人。
佛寺爆炸.龙婆卡贤大师安然无恙。
佛历2524年8月10日,下午4时,天刚下过雨。在南帮龙婆卡贤大师的住处,来了四位女信徒,这四位女信徒在拜会了龙婆卡贤大师后,龙婆卡贤大师便叫寺庙助手阿顺带这四位施主到大殿参拜。当这四位施主到大殿拜后,便对阿顺说,他们有一样东西妥交给龙婆卡贤大师,麻烦阿顺带她们到大师的念经房亲手交给他。阿顺听后便带着这四位女施主到念经房去找龙婆卡贤大师,接着阿顺便回到大殿收拾。过了不久,当阿顺再回到念经房找龙婆卡贤大师时,那四位女施主已不知去向了。当时那四位女施王交给龙婆卡贤大师的那一盒东西,安放在距离他们两公尺之外的一张桌子上。忽然问一声巨响,从念经房里传出,佛寺的和尚们都被这一声巨响吓着,纷纷涌到念经房看个究竟。当他们来到念经房后见到念经房被炸弹炸掉一半,心想龙婆卡贤大师困在里面,一定是凶多吉少。但是他们的顾虑是多余的,只见龙婆卡贤大师和阿顺安然无恙的从废垆中走出来。这就足见,龙婆卡贤大师的修为是何等的高超,在多危难时,都能化险为夷平安无事。
龙婆卡贤大师在成为黄衣僧人后,并没有留在佛寺中,而是行脚到各处寻访名师,学习佛法。在四年的时间里,龙婆卡贤大师曾到很多地方与寺庙,包括:越时郎佛寺、越文瓦梯佛寺、越清莱及越财弯佛寺修习佛法以及巴利文,并于佛历2479年,回到超文瓦梯伟汉佛寺居住,一住就住了很多年。在这几年中,龙婆卡贤大师不断的研究佛理,使他的修为更进一步,因此在佛历2485年受到僧王的赏识,被委任为越文恩的主持。直到2492年,龙婆卡贤大师决定离开寺庙,所以写了辞职书,但辞职信被退回,于是只好再当了六年的住持。因为大师希望再四处学习佛法,六年间大师不断地寻找适合的人选来接任。直到在一个守夏节的前一天,大师留信离开,信内说道:很多事情已经交代好了,每样事情都已经教导大家了,不需要有他,他已经离开,走往未来的修行之路走,你们也不必去找我,因为我已经舍下住持一职,我不会再回来了。但没想到百姓聚集了近500人,外出四处寻找,后来在某间外地寺庙发现龙婆卡贤大师正在禅坐。原来龙婆卡贤大师为了要实践最高的禅定修行,他在埋葬尸体的地方打坐并观看尸体燃烧,不论在炎热的太阳下或在雷雨之下,大师都一直平静地打坐并看着一具一具烧成灰的尸体。龙婆卡贤大师在那里,足足逗留了三个月,不论好天下雨,都是一直在那里禅定打坐。那时正好是寒冷的季节,大师就穿着一件被雨水湿透的僧袍,任由寒风吹在身上,但大师都平静地坐着禅修,不曾抱怨一句,也没请求过任何的东西,曾经试过一次,在修行的过程间,更是49天没有进食。当时百姓们又哭又跪,求龙婆卡贤大师返回寺庙住持,大师还是继续禅定不受影响。民众还将大师的生母请来游说,可母亲也改变不了龙婆卡贤四处修行的决心。母亲不放心他,于是将庞大家产都分给了百姓,自己仅留了一个部份,在龙婆卡贤修行的山盖了一个住所,打算可以就近照顾龙婆卡贤。后来受不了高山气候生了重病,村民请医师来诊治,还是不见起色,母亲知道时日无多,叫了一位小和尚来,给了小和尚那时候的21泰銖,并交代小和尚,若自己临终前,一定要请龙婆卡贤来,而小和尚也照做,请了龙婆卡贤来。当龙婆卡贤为母亲颂经时,母亲身体上方聚集了好大一群蜜蜂,盘旋了几圈之后蜜蜂散去,母亲也断气了,大师也红了眼眶。后来村民们凑了当时的700泰銖,帮她盖了一个坟墓,而龙婆卡贤也离开了此地,往修行之路而行,弘扬佛法及照顾百姓。最后,来到他日后寺庙的所在地,当时那边还是个坟墓,现在名为Wat Susanthailak。龙婆卡贤在生时,每天都很多人去找他,而他总是说很少,很多时候则保持沉默。龙婆卡贤说:“如果跟他们说太多的话,我就没时间修行了。有一次,有个小偷三更半夜来到龙婆卡贤的寺院,打算要偷大师的蚊帐。然后他花了很大的劲也还没把绑着蚊帐的绳子剪断。这时龙婆卡贤听到声音,就从禅定中出来,并出手帮小偷剪。剪完之后,双手把蚊帐奉上,而且还有“特别赠品”,那就是棉被与枕头。当小偷接过棉被之后,龙婆卡贤还拍拍他的肩膀,吩咐他把米粮也拿去,要快点离开,不然就会被其他人发现。龙婆卡贤这样的举动,让这小偷都不像小偷了。龙婆卡贤的心就是如此的清净无一物,不执着任何的东西。自从发生了这件事,龙婆卡贤就不再用蚊帐、棉被与枕头了。他以此来反省说:“这可能不是小偷啊,说不定是天神来试验我的心,来给机会我修行。”奇怪的是,即使龙婆卡贤没用蚊帐,也没有用香料,但就算在墓地里也未曾遭受蚊子叮咬过一口。更加惊奇的是,龙婆卡贤每年只沐浴一次,但是从他身上从没发出肮脏的气味,甚至在烈日下都没流过一滴汗水。而在2514年开始,更是不再洗澡(那年59岁,直到他84岁圆寂)。在泰国这么炎热的天气里,往往都会汗流夹背,但说来奇怪,龙婆卡贤大师在大热天里念经,都不曾流过汗,而且在他的身上还会发出一种味道很特别的香味,使人啧啧称奇。
龙婆卡贤是个少欲知足的出家人,出家之后,就是一心朝向修行的道路。他的刻苦修行以及慈悲化世,让很多人对大师产生很大的信心。龙婆卡贤也吃得很少,三天才吃一餐,而且还是馊饭!更让人敬佩的是,龙婆卡贤未曾坐过任何交通工具,只靠一双脚行坐。而身上唯一的财产就是化缘的钵,单薄的僧袍以及一块人骨(应该是修行用的,修白骨观),甚至连一双鞋也没有,一直过着苦行的生活。龙婆卡贤大师在苦行间从没要求过任何东西,对自己苦行的生活很满意,并将在外化缘得到的东西,一一分给其他僧人。大师也不使用过枕头睡觉,因为对大师而言,枕头是奢侈的东西,只需要能够容立身体的地方就很满足了,并且大师睡觉及禅修都是在同一个地方。或许有人会觉得很奇怪,住在坟墓既有怪味又恐怖(泰国以前的坟墓是乱葬岗,或是放在一旁,就起火燃烧,有时烧不完,就会发臭,而在烧的过程中,也是会有股异味的)。但是对于像龙婆卡贤这样的修行人而言,坟场确实是最好的道场。 大师的一生,大部分时间就是住在坟场中,龙婆卡贤喜欢那儿的幽静,反而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有时候,当他们拿尸体来烧,龙婆卡贤就坐在一旁打坐,当尸体被火燃烧时,大师就坐在那儿思考生命的意义以及观察尸体的变化。就这样一直看到尸体被烧尽成灰,而龙婆卡贤的烦恼也一样被烧尽了。由于龙婆卡贤是南邦府的皇族后裔,拥有皇室血统,与生俱来就是有极高福报的高僧,但大师放弃了贵族的身份,坚定不移地实践学习佛法及禅定。大师每天都非常坚定过着苦行的生活,从没在生活中要求过什么。虽然大师可以享受贵族的生活,但还是希望选择成为苦行僧。龙婆卡贤除了是一位爱民且清廉的好高僧,僧侣生涯之中也有着许多的奇妙故事让后世流传,高僧外表看起来很虚弱,实际上还蛮健康的,不过人总会老去,龙婆卡贤还是在2539年1月15日的圆寂了,享年84岁。

Luangta Ma Wat Tham Muang Na

Luangta Ma 16Short Biography of
Venerable Acariya Varongkot Virivatharo (Luangta Ma)
Wat Phrommapanyo (Wat Tham Muang Na)

Thambon Muang Na, Amphor Chiang Dao

Chiang Mai, Thailand
Early Life
Luangta Ma’s original name is Varongkot Suwannakun. He was born on November 23rd 1934 in the Noraniwat district of Sakon Nakhon, a north-eastern province of Thailand. His father’s name is Wandee Suwannakun and his mother’s name is Sorpar Suwannakun. His parents had three children of which Vorangkot was the second.

Ordination
Luangta Ma has been a lay disciple of Luangpu Du and practised meditation under Luang Pu’s guidance for more than 20 years. When his teacher was over 70 years old, he implored Luangta Ma to ordain as a monk. Luangta Ma complied with his teacher’s wish. He was ordained on Sunday, July 24th 1988 at 10:06 AM at Wat Buddhathaisawan in the Ayutthaya province. Venerable Ajahn Pathrakit (Luangpor Huan), the abbot of Wat Buddhathaisawan, was the preceptor of the ceremony. Venerable Ajahn Suangthorn Dhammanithed (nicknamed Boonsong) acted as first ordination teacher and Venerable Ajahn Pichit Kitarthorn (nicknamed Sanae) acted as the second ordination teacher.
Pilgrimage and Ascetic Practices
After Luangta Ma spent one lent in robes, he went to pay respect to Luangpor Huan and asked his permission to leave the monastery in order to go on a pilgrimage. He also took the Thirteen Austere Practices, which constitute an ascetic practice considered helpful by the Buddha for removing the defilements. Luangpor Huan gave his consent, upon which Luangta Ma went to pay respect to Luangpu Du at Wat Sakae. He arrived at night time when Luangpu Du was the only person residing at the abode at Wat Sakae. Luangpu Du gave him a sermon and wished him well. He finally added: “Wherever you stay, I will be with you. Take this amulet. If you need my assistance, just turn to the amulet.” With these words he gave him an amulet with Luangpu Du’s image imprinted on it, some travel utensils, and 500 Baht in cash.
Luangpu Du told Luangta Ma to go up north, yet he did not state any reason for it. In the morning, Luangpu Du sent a monk to bring Luangta Ma a lunch box, since he knew that Luangta Ma was too busy with preparations that morning and didn’t go on alms round.
After these events, Luangta Ma followed his master’s advice and went north. He became a solitary wandering monk and practised Tudong (pilgrimage on foot) through northern Thailand for several years. He often lived in caves to practice meditation. He experienced  many odd and unusual occurrences during this time. One day he reached Prathat Jomjaeng which was formerly known as Prathat Jomkithi. At this place, he meditated in the open and prayed to find a secluded place suitable for solitary meditation. Miraculously, an old man appeared in the morning and told Luangta Ma about a remote cave in the forest of Muang Na. If it wasn’t for the old man’s story, he would moved onwards to the Four Buddha Footprints in Mae Rim.

Muang Na Cave
Luangta Ma, however, decided to follow the old man’s lead. He sought the cave which the old man had told him about and -while on his way- asked Luangpu Du for guidance through serene contemplation. It wasn’t long until Luangta Ma found the cave, which the locals simply called Muang Na cave. The cave was exactly as the old man had told him. When he arrived there, Luangta Ma took up mediation and contacted Luangpu Du through contemplation.
In 1990 it became known to Luangta Ma that Luangpu Du had left his physical body. He went to Ayutthaya to join the royal funeral ceremony. After the ceremony, he returned to the Muang Na. Since then Luangta Ma practised solitary meditation at the cave for more than ten years. During this time he was supported by the Thai and Shan villagers who live in the Muang Na area.
Originally, Luangta Ma set out to seek enlightenment in this life, as epitomised by the Arahat ideal. Yet, when he advanced his meditation practice, he connected to previous stores of Bodhicitta. He felt deep sympathy for all beings and prayed to stay on, rather than to pass into Nirvana, in order to help all beings in the heaven, human, animal, and hell realms.
Consequently, Luangta Ma decided to give up the solitary life in order to help others to practise. He began building a temple around the cave in Muang Na. At the same time, he started to teach the Dhamma to people who came to the temple and he instructed them in meditation practice.
In recent years, Luangta Ma was able to attract a considerable following. He is now widely recognised in Northern Thailand; he is also known for his great kindness. It is obvious to his students that Luangta Ma follows the ideal of the Bodhisattva. He teaches the Dhamma to his students, as well as meditation and amulet making in the tradition of Luangpu Du. Thus Luangta Ma continues the lineage of his great Ayutthayan master Luangpu Du.

龙达玛Wat Tham Muang Na的简介小传 龙达玛的原名是Varongkot Suwannakun。他在泰国东北东部Sakon Nakhon省的Noraniwat区出生于1934年11月23日。他父亲的名字是Wandee Suwannakun和他母亲的名字是Sorpar Suwannakun。他的父母有三个孩子,龙达玛是第二位孩子。龙达玛一直是龙婆嘟的俗家弟子,并在龙婆嘟的指导下,练习禅坐超过20年。当龙婆嘟超过70岁时,他恳求龙达玛出家为僧。龙达玛遵守他的老师的愿望。龙达玛于1988年7月24日(星期日)上午10:06在大城府省Wat Buddhathaisawan受戒。Wat Buddhataisawan的方丈尊者阿姜Pathrakit(龙婆Huan)是受戒仪式的导师。尊者阿姜Suangthorn Dhammanithed(绰号Boonsong)是第一受戒师和尊者阿姜Pichit Kitarthorn(绰号Sanae)担任第二受戒师。

过了一段时期,龙达玛向龙婆Huan请求,允许他离开寺庙去的朝圣。龙婆Huan给了他的同意,龙达玛就去拜见龙婆嘟Wat Sakae。他去到已经是晚上的时间,龙婆嘟是唯一在庙里驻守的人。 龙婆嘟给他讲道,并祝他好运。他最后补充道:“无论你到哪里,我会与你同在。拿着这个护身符。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就使用这个护身符。”龙婆嘟给了龙达玛这个护身符,一些旅行用具,以及500泰铢的现金。
龙婆嘟告诉龙达玛北上,但他没有说明任何原因。龙婆嘟在早晨命一个和尚为龙达玛送来一个饭盒,因为他知道龙达玛正忙着准备,早上并没有去化缘。
这些事件之后,龙达玛跟着龙婆嘟的意见并北上。几年来他在泰国北部一个人孤独的游走以及实行Tudong(赤脚朝圣)。他经常住在山洞里练习坐禅。在此期间,他经历了很多奇怪和不寻常的事件。有一天,他到达Prathat Jomjaeng,前名为Prathat Jomkithi。在这个地方,他开始坐禅和祈祷,找到一个适合坐禅的僻静地方。不可思议的是,一位老人在早晨出现和告诉龙达玛,远方Muang Na的森林有一个洞穴。 龙达玛决定遵循老人的指引。他根据老人的告知寻找洞穴,也通过沉思默想向龙婆嘟请示。过了不久,龙达玛就发现了洞穴,当地人简称为孟娜洞穴(Muang Na Cave)。这个洞穴与老人诉说的一模一样。当他到达那里的时候,龙达玛就坐禅告知龙婆嘟。
1990年龙达玛得知龙婆嘟圆寂了。他到大城府参加皇家葬礼仪式。仪式结束后,他回到孟娜穴。从那时起龙达玛在洞穴里孤独的练习坐禅十余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师傅就是由附近的村民支持的。
本来,龙达玛是想修练到阿罗汉境界。然而,当他提升他的坐禅练习,他对众生感到深深的同情,并祈求可以留下来,以帮助所有的人,人类,动物,天堂以及地狱领域。
因此,龙达玛决定放弃孤独的生活,以帮助他人修练。他开始在孟娜洞穴的周围建造一座寺庙。与此同时,他开始教去庙里的人关于佛法,他指示他们打坐修炼。
近年来,龙达玛在泰国北部被广泛认可,他的仁慈也被大家认同。他的学生很明显的感受到龙达玛是为菩提心作想的。他教导他的学生佛法,坐禅以及依据龙婆嘟的传统制造护身符。因此,龙达玛继承了龙婆嘟的伟大智慧。

Credits given to Thomas and Ann in watthummuangna.com

Long Phor Plien Wat Aranyawiwake

Archan Plien Wat Aranyawiwake 29Brief Biography of Phra Ajahn Plien Panyapatipo

Phra Ajahn Plien Panyapatipo (Wongsachan – family name prior to ordination) was born on 16 November 1933, year of the rooster, at Koakdon Village, Koaksi Subdistrict, Sawang Dandin District, Sakon Nakon Province. His father’s name is Ging; his mother’s Oradee. Phra Ajahn Plien has five brothers and one sister. He is the third child of the family. His grandfather, Koon Joonratchapakdi, and his grandmother raised him since young until he finished primary four. Once he turned 11 years old, his mother asked him to help his father on the family business. Phra Ajahn Plien gained an interest in medical practice when he was 18 years old. He started to treat patients under the guidance of a district doctor who was his relative. He also had a plan to pursue his study in Medical at Chulalongkorn Hospital in Bangkok but his mother preferred him to help the family business.

Phra Ajahn Plien wanted to enter the monkhood since he was 12 years old. However, his ordination took place on 31 March 1959 (25 years old) at Wat Tat Mee Chai, Koak Don Village, Koak Sri Subdistrict, Sawang Dandin District, Sakon Nakon Province. Phra Kru Adul Sangkakit was his preceptor. Phra Kru Pipit Dhamma Soontorn was his ordination-proclaiming teacher and Phra Ajahn Suparb Dhammapanyo was his teacher for the formal words of ordination. Phra Ajahn Plien passed the third level of Dhamma Doctrine exam three years after his ordination.

After his first rain retreat, Phra Ajahn Plien started his austere practice to search for salvation in various provinces and met many renowned teachers in northeastern, southern, and northern part of Thailand. But the teachers whom Phra Ajahn Plien received tutelage for his Dhamma practice from and served closely were Luang Puu Prom Jirapoonyo, Luang Puu Tate Tate-rangsi, Luang Puu Tuer Arjaladhammo, and Luang Puu Waen Sujinno. Other teachers included Phra Ajahn Juan Kulachetdho, Luang Puu Khao Analayo, Luang Puu Kamdee Papaso, Luang Puu Chob Thanasamo, Kruba Intajakraksa Intajakko, Luang Puu Saam Akinjano, Phra Ajahn Won Utamo, Luang Puu Waan Dhanapalo, Luang Puu Parng Jittakutto, for example. All teachers had kindly taught Phra Ajahn Plien and led him to good progress in his Dhamma practice.

帕阿姜Plien Panyapatipo简历
帕阿姜Plien Panyapatipo(Wongsachan – 出家前之家族名称)生于1933年11月16日,鸡年,在Koakdon村,Koaksi街道,Sawang Dandin区,Sakon Nakon省。他的父亲的名字是Ging;他母亲的名字是Oradee。帕阿姜Plien有五个兄弟和一个妹妹。他在家中排行第三。他的祖父,Koon Joonratchapakdi,和他的祖母由他年幼的时候就抚养他直到他完成小学四年级。在他刚满11岁时,他的母亲要求他帮助他父亲于家族企业。帕阿姜Plien18岁时对医疗很感兴趣。在他的医生亲戚的指导下,他开始治疗的病人。他很希望可以在曼谷Chulalongkorn医院继续他的医疗学习,但他的母亲较喜欢他帮助家族企业。
帕阿姜Plien于12岁时就想成为僧侣。然而,他于1959年3月31日(25岁)在Wat Tat Mee Chai,Koak Don村,Koak Sri街道,Sawang Dandin区,Sakon Nakon省出家。帕克鲁Adul Sangkakit是他的导师。帕Kru Pipit Dhamma Soontorn是他的的出家宣布老师和帕阿姜Suparb Dhammapanyo是他出家证书的老师。三年后,帕阿姜Plien通过第三个层次的佛法教义考试。
第一次守夏季之后,帕阿姜Plien于各省开始了他的简朴的实践救世做法,在泰国东北部,南部和北部的部分遇到了许多著名的老师。但密切教导他的教师有,龙普Prom Jirapoonyo,龙普Tate Tate-rangsi,龙普Tuer Arjaladhammo以及龙普Waen Sujinno。其他的老师还包括帕阿姜Juan Kulachetdho,龙普Khao Analayo,龙普Kamdee Papaso,龙普Chob Thanasamo,古巴Intajakraksa Intajakko,龙普Saam Akinjano,帕阿姜Won Utamo,龙普Waan Dhanapalo,龙普Parng Jittakutto等等。所有的老师曾好心教导帕阿姜Plien和领导他在他的佛法实践中取得良好进展。

Long Phor Veerai Wat Tham PaaYaChangPhueak

LP Veerai 3Long Phor Veerai Wat Tham PaaYaChangPhueak born on 2nd December BE2476 (Year 1933). LP Veerai ordained as novice since the age of 16 years. LP Veerai ordained as a monk on BE2501 at the age of 25 years. LP Veerai is the disciple of Long Phor Khao Wat ThamKlongPheng and followed him for more than 10 years. During BE2517, LP Veerai left Wat ThamKlongPheng to continue his study. LP Veerai appointed as the Abbot of Wat Tham PaaYaChangPhueak since 1st January BE2528.
龙婆威莱Wat Tham PaaYaChangPhueak于佛历2476(1933年)12月2日出生。师傅16岁的时候就出家成为小沙弥。佛历2501年师傅就出家成为僧侣,当时师傅是25岁。龙普威莱是龙普考Wat ThamKlongPheng的徒弟,并追随师傅超过10年。佛历2517年,师傅离开了Wat ThamKlongPheng并继续他的学习。佛历2528年1月1日,师傅被委任为Wat Tham PaaYaChangPhueak的主持,并一路担任主持一职至今。

Chao Khun Nor Wat ThepSiRin

CK Nor 1Chao Khun Nor Wat ThepSiRin

神僧周冠罗(Chao Khun Nor)出生于佛历2440年2月5日,,那天刚好是泰国三大佛日之万佛节。家中共有5兄弟姊妹,他为长子。龙达玛哈布瓦(Luangta Maha BooWa)曾经赞誉周冠罗为“城里的阿罗汉”!
在泰王六世时期,他是朱拉隆功大学(五世皇的名字)第一批毕业生,而师傅也是那一年成绩最好的学生。毕业后他去了皇宫内当官员,每天协助拉玛六世日程和事务安排。他的用心与忠心,让他在短短的9年内,从最低级的宫廷侍卫升级到最高级的封号。25岁那年,国王赐封他为Phra Ya Noratanarajamanit,在那个年代,他是最年轻的Phra Ya。现在我们称他为Chao Khon Nor,就是源自这个封号的。直至佛历2468六世皇完寂后,他十分伤心的离开了皇宫。当时他的父母见到儿子对六世皇的死感到十分之伤心,后来便为他介绍了一位年轻的女教师,但师傅对他父母说,他想为国王出家修功德。同年3月23日,六世皇火葬前一天,他在Wat Thepsirin正式出家成为僧侣,为六世皇念经,之后在庙内渡过了他一生的旅程。之后周冠罗拜了崇迪帕不布他哥沙赞、帕不怀赢干、屈崇文那屈下的主持帕U do 史啦刚为师,向他们学习法门。而师傅从来不接受任何善信的任何捐赠,严守和尚的每一条戒律,曾经有一些善信向寺庙内主持投诉,周冠罗回答说“我出家是为了向六世皇祝福及向佛佗学习。我每天都在不断修行,而善信是来自外面的世界,带有外面问题,所以我不希望介入”。而当主持听了他解释后,便没有再向他追问。
师傅从2468年开始他出家生活,每天只会进食一些蔬菜及壳类,从不间断每一天早课和晚课,不论在下雨天、甚至是打战期间,他都从未有离开佛寺,为的是自已在庙内一份信念。师傅一生从来都没有主动制造过任何佛牌,只会参与加持开光,但他有份参与念经的佛牌,都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而师傅为信众洒圣水加持时,都会有强烈白光散发出来,且曾被人拍照证明过,曾经见过亲自拜见过师傅的人,都称其拥有神奇及能预知未来的力量。据称,周冠罗从不离开庙,当有一些善信要求他加持圣物时,他只会用手碰一碰便加持完毕了,当有一些其他寺庙做大法会开光时,都会预先通知他。到开始时僧侣会在该庙点香,迎请周冠罗前来,而师傅肉身会留在Wat Theprisin内,精神力量则会到该庙作一起开光。这也是此阿罗汉在全泰国闻名的原因,因为有如此修为实在世间罕见。在佛历2514年1月7日,周冠罗吩咐其侄儿明天以后都不用再为他准备食物了。直至佛历2514年1月8日,其74岁仙游当天,他睡在自已的蚊子网里,双手放在胸前,念了他人生最后一次尊敬佛佗的经文,走完了他僧人的一生。

Luang Phor Mun Phoorithutto

AC Mun 5Luang Phor Mun Phoorithutto

阿姜曼-布里达陀(1870-1949)尊者
阿姜曼1870年1月20日出生于泰国东北部乌汶府空建区邦堪蓬村,15岁入本村寺院作沙弥,好学强记,活跃、大胆、广能。两年后从父命还俗,22岁决意再次出家,1893年6月在乌汶城边的里亚寺受具足戒,入阿姜索在该寺的禅堂修佛随念、不净观、身念处。曾与阿姜索结伴行头陀行数年,之后独自在泰东北与北部、寮国、缅甸山林间长期游方梵行,探索灭苦之道。修成深度定力、调服自心之后,下行到中部(约1915年),在曼谷巴吞旺寺度雨安居,其间多次走访一位同乡上座——波罗曼尼瓦寺住持、著名学者优波离长老(1856-1932),印证体验并探讨进一步密集观禅理论。雨安居完毕后他来到中部山区的几处洞穴静修,特别是在那空那育府传说中恶灵出没的萨里迦山洞独修三年,成就不凡。其时他想到早年游方时曾遇见众多头陀僧在泰东北各处修行,又回想自己过去无善知识指点、修行步伐的迟缓,升起了慈悲之心。他于是下山回到东北(约1919年),把自己重新开启的修证之道先傳给了他的老师阿姜索,不久弟子与护持者接踵而来。他与阿姜索不仅傳授禅定法门,而且为使弟子瞄准最高目标,对他们的个人习惯、价值观与观察力,作彻底的重新教育。阿姜曼在东北指点了一批弟子,自知未完成最后一步,必须再次加速。机缘成熟时他只身离去(约1928年),在巴吞旺寺再度雨安居,又与优波离长老共读经书,深受这位学者的推崇。雨安居结束后他来到北部的清迈,独自在山里日夜修行,不久成就。他在清迈地区游方教化11年,1940年被乌汶弟子请回原籍。阿姜曼一生大部分时间在各处游方,直到生命的最后五年,才定居色军府的班农伏寺,1949年圆寂。由阿姜索与阿姜曼振兴的泰国林居禅修傳统,不仅傳遍了整个泰国,如今已立足海外。

Luangta Maha Boowa Wat PaBarnTat

30Luangta Maha Boowa Wat PaBarnTat

听听龙达说他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 。父亲是一位很有名的猎人,跟母亲结婚后,生下16儿女,我排行第二。母亲曾经告诉我说:怀这么多个孩子,没有一个像怀着我的时候这么辛苦。只有我是每样事都跟别人不同。要出世前也曾发生过一些事情,让家人觉得惊讶。母亲告诉我说,在我出世前发生了一些异事,比如说:在胎中的时候,有时一点动静都没有,静得像死人一样。但是,有时候却动到翻天覆地。越是靠近出世,状况就越明显。到最后,要临盘的时候却不愿意出来。
有时候,母亲还得找外公求救:
‘爹,来看看我肚里的孩子。这孩子不会是死了吧?好几天都没动静,一动也不动。 ’
外公就说:‘没有什么大事啦!别的人都是这样子怀孕生子,也不见他们有什么事。 ‘母亲就​​说:’他们的孩子可不同我的啊! ’
经过几天的无声无息,肚子里的孩子突然猛烈的动起来。母亲又再次去找外公:’爹,我快要死啦!你来看看,当这个孩子动起来,就跟普通的不同,肚子就像要爆裂那样!我的孩子不会是死了吧? ’
父母做的梦都完全不同。
父亲则常梦到比较男性化的梦,比如:枪,或者梦见持枪的男人。而母亲则多梦女性化的梦,比如:化妆品之类。
在我快要出世前,父亲梦到一把刀:刀柄是像牙,鞘则是银制,刀锋则锋利无比。母亲听到他这么说,就嚷:我可不是梦到这个。我梦到的是金耳环。戴上去实在太美了!美到连照镜子也会惊讶,越看就越美啊!
而外公知道后,就他们解梦:
你这个孩子,我说一定是个男的。出世后又两条路可选:
一)如果走入歪道就完蛋了。他的凶猛连大盗也比不上。他可是山寨大王,众匪之首。想把捉进监牢也不可能,只有把他杀死而已才能捉住他。而他也不愿意在屋子里头死,他必定是死在荒野,也军警斗战至死。
二)如果走进正道,就会是至善。跟之前的完全相反。
龙达玛哈布瓦继续说:
母亲说:当我一出世,发现胎衣卷着我的喉咙,一点声音都没有,完全跟其他婴孩不同。他们拿一些水来泼洒,但还是一点声响都没有。
外公就此作了3个解释:1.铁链2.枪带3.钵带
一)铁链盘喉:意指走上盗匪之道。当我年轻时,曾经参到不好的朋友。那时候正打算跟他们一起去买鸦片。他们邀我一同去,但是还没正式卖。鸦片是买来了,准备好要出去卖,但是第一次跟第二次都不成功,就是有些事情阻碍着而做不成。刚好那个时候,父亲泪流求我出家,这卖鸦片的事才不了了之,不再感兴趣了。过后就不再提起直到此刻,而那鸦片也没有收在家里,而是在朋友那儿。这就是铁链盘喉,如果真的去做就会被捕,关进牢房了。
二)枪带盘喉:或是指魁梧英勇之路,意指长大后我会跟随父亲的脚步也成为猎人。枪在家里,到哪也随手拿起。那时开始去打猎,但是杀不多。这就是枪带盘喉。
三)钵带盘喉:意指有机会出家。当我一出世,这样的胎衣卷着喉咙,老人家见到就当下解围,以做消灾,带来吉祥。他高声往好的方面说:噢!胎衣盘喉,这是钵带啊!钵带是法的道路啊!你看,这是钵带啊!这孩子将来必会出家,成为智者。这就是钵带盘喉。
到最后,真的走上出家的道路。看,外公他的预言一点也没错。
龙达玛哈布瓦出家后,前面那几年都是用来学习佛法,
修读峇里文,直到他考得maha学位。
在他出家的第7年,他依然放下学业,去寻找明师指导他修行。
最后他遇到了龙普曼。
就这样,龙达玛哈布瓦跟随龙普曼修行了好几年,
直到龙普曼圆寂。
而龙普曼在遇到龙达玛哈布瓦之前,
就已经预言。 。 。
【将来他将会有一位弟子,他的福报功德非常的大,
日后我不在来,他就是众生的依靠,是僧团的导师。 。
但是他现在还没来到。 。还在念书呢! 。 。 。 】
结果真的如龙普曼所言,在大多数的弟子都圆寂之后,
龙达玛哈布瓦就更加的显得珍贵。
每一天前往拜访他的人,数以百计。 (他的寺院离开曼谷大概700公里)
而在泰国面临经济风暴的时候,他更是登高一呼,
召集他的弟子与信徒,来参与他发动的【救国运动】。
从2540年到今天,龙达玛哈布瓦总共筹得超过12吨的黄金,
而他统统将这些黄金,捐进国库。
使得泰国度过了艰难的经济风暴。
为了这个运动,他马不停蹄的奔走全国各地,
以高龄80多的身躯,为这个国家付出他的力量。
分享朋友的一个亲眼见到的故事。 。 。
朋友是Udon人,就在龙达玛哈布瓦的寺院附近。
有一次,龙达玛哈布瓦去某寺院讲经,在龙达玛哈布瓦还未抵达之前,天空乌云密布。
然后神奇的事情也同样发生了。
当龙达玛哈布瓦从车上走下来,看到天色灰暗,
就皱起眉头,对天空说了一句话:
【若这次谈不妥,下次就没话好说了。 。 。 ! 】
说完,乌云就散开。
直到龙达玛哈布瓦讲经完毕,上车之后,倾盆大雨就下起来了。 。 。 。
在2551年8月12日,龙达玛哈布瓦的生日,龙达玛哈布瓦这么说:
【我现在也快要95岁了,现在很弱了。 。 。
去哪里都觉得很累。 。 。走起路来也摇摇摆摆了。 。
跟以前大不同了。这样走一小段路也没力气了。
这身体已经没力气了。 。 。但是心却没有年纪。心不会老不会弱下来,
我的心,还是一直保持如此的有力。
我这一辈子,救国救民,我用尽各种方法来帮助了。 。 。
我什么也不要。即使是他们拿来寺院的东西,我统统都捐出去给大众。
不管多还是少,我统统送出去,不收藏任何东西。
日子一天过一天,能够维持下去就足够了。 】
1月9号那天的捐金仪式。 。 。泰国公主也亲自出席。 。 。 (公主很尊敬龙达玛哈布瓦,关系就像公公很孙女那样。。。)
那次总共捐了36块99.99的黄金,每块重12.5kg,共450kg的黄金,
加上前14次的捐金,至今的数量已达12吨又87.5公斤的黄金。 。 。在仪式上,公主代国王与皇后传来圣旨:
【皇上与皇后吩咐弟子来向师父您禀告,师父您是泰国的中流砥柱。 。 。
他们要我来向您祈请,希望师父您好好照顾健康,以庇佑泰国的子民,为大家带来清凉与安乐。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