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 Raja Daolit Wat Uttamaram BE2506

Tok Raja Daolit Wat Uttamaram BE2506. Blessed by Chao Khun Chan & Chao Khun Mit. It comes with Rabprakan Authentic Certificate.
督拉迦绑腰带烫斗型自身,瓦乌达吗兰佛寺,佛历2506(1963年)。由召坤占和召坤密加持。获得Rabprakan颁发的验证卡。
CODE: 403003
MYR1,600 Nett, Free Poslaju in Malaysia
Whatsapp/微信/LINE: +60126232250
Actual amulet in hand 现货在手,不卖照片

Tok Raja Daolit (Phim 05) Chao Khun Chan Wat Uttamaram BE2510-20

First Batch Tok Raja Daolit (Phim 05), blessed by Chao Khun Chan Wat Uttamaram BE2510-20. It comes with Rabprakan Authentic Certificate.
第一期督拉迦烫斗型自身(05款),由召坤占瓦乌达吗兰佛寺加持,佛历2510-20。获得Rabprakan颁发的验证卡。
CODE: 402036
SOLD 售出

Tok Raja Rian 9 Wat Maisuwankiri BE2537

204008Tok Raja Rian 9 Wat Maisuwankiri BE2537. Blessed by Phor Than Dee, the previous abbot of Wat Maisuwankiri. He born at 3rd November BE2470 and passed away on 17th September BE2546 at the age of 75 years old. His body well kept in the temple for devotees to offer prayers.
督拉迦自身铜牌,瓦麦苏万旗里佛寺,佛历2537(1994年)。由婆昙迪加持。婆昙迪是瓦麦苏万旗里佛寺的前任住持。师傅出生于佛历2470年11月3日,于佛历2546年9月17日圆寂,享年75岁。师傅的遗体还摆放在庙里供人参拜。
CODE: 204008
SOLD 售出

Tok Raja Daolit Wat Uttamaram BE2552

Tok Raja Daolit Wat Uttamaram BE2552. Blessed by Phor Than Boon & invited many great monk to attend the blessing ceremony, included Chao Khun Onn. Kalaitong.
督拉迦烫斗型自身,瓦乌达吗兰佛寺,佛历2552(2009年)。由婆昙文加持,并邀请了多位高僧一同参与法会,当中包括召坤安。电镀金材质。
CODE: 408018
SOLD 售出

 

Tok Raja Rooplor, Wat Uttamaram BE250x-251x

412026Tok Raja Rooplor, Wat Uttamaram BE250x-251x. Made by Chao Khun Chan using leftover material from Tok Raja. Attached with custom made buffalo horn casing.
督拉迦佩戴型小立尊(酸梅肉),瓦乌达吗兰佛寺,佛历250x-251x。召坤占用督拉迦留下的圣物制造而成并亲自加持。配上特制水牛角外壳。
CODE: 412026
SOLD 售出

Tok Raja Wat Uttamaram

Tok Raja 18Tok Raja Wat Uttamaram

召坤空瓦乌达吗兰佛寺在泰国佛教界里,曾被评为一百零八位顶尖高僧里,唯一不属于泰国境内的。被信徒尊称为“督拉迦”的高僧召坤空,也是唯一被回教苏丹王室御封为“督拉迦”的高僧。“督”意译公公、法师、村长、长辈,“拉迦”意译皇室、皇族,督拉迦意译皇家僧,僧皇,所以召坤空又被称为马来僧皇。更有人称龙婆为马来亚“必达王”(Pidta),可想而知,他所铸造的“必达”是多么出名的。马来信众会称呼召坤空为“阿祖”或“阿公”,较有亲切感。泰国信众则称召坤空。
在马来西亚偏远的吉兰丹,历代来皆出产过无数高僧及奇僧,他们这种“入地”式的存在,照耀了吉兰达州这个被外人视为“蛮荒”之地,也因为他们努力不懈带动,吉兰达州建立了无数富有传奇色彩的巍峨佛寺。着如早期著名的卧佛寺及站佛寺(其实是行走佛寺),及后期崛起的坐佛寺、双龙寺及龙船寺,往往叫首次膜拜的善信,对其庞然堂皇的建筑咋舌不已,叹为观止!但有言道,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有仙则灵;原来威望驾临吉兰达州大小佛寺的,是“僧皇寺”(瓦乌达吗兰佛寺)!主要是该寺并没被刻意发展成为着名的旅游胜地,加上低调作风及长期来没甚获传媒及当局关注,僧皇寺对外州人而言,可说是“默默无闻”。但这种说法,肯定不包括对本地佛寺有认识者及泰国的善信,对他们而言,僧皇寺才拥有至高无上地位,以及威名赫赫代表性佛寺。其中奠定该佛寺地位的便是一代神僧召坤空。召坤空出生于佛历2419年11月2日,星期四属鼠年,当时还是暹罗管辖时代的吉兰丹州,当时马来西亚还没有独立,与泰国还没有划分界线,仍受英国占领。父亲名叫乃村,母亲叫喃乔,姓氏为叻乍伦(Rajcharuen)。当召坤空十二岁时,父亲才带他去瓦乌达吗兰佛寺,随寺庙住持学习泰文,过后又学会了巴利文,而能朗诵经文。召坤空自从进入寺庙,就非常喜爱研读经书,甚少游乐,与其他孩童性格绝然不同。住持在观察下,就觉得此孩童,似乎前世曾修过梵行,看他的一举一动皆有僧侣的风范,他日必为僧中之尊呀。召坤空读完寺庙里的经书后,他也不愿回家,继续留在那里,帮忙处理庙务,同时也教村中的小孩们学习泰语。到二十一岁时,召坤空请求父母给他筹备出家之事,父母也和亲友们为他剃度受戒为僧人感到高兴。于佛历2438年6月15日正式出家,为受戒的是帕巴叻差法师,取法名Phra Khron Punasu Wano。出家后召坤空用两年的时间深入的研习巴利大藏经,过后他觉得自己应该出外走走,寻求更高一层的佛学知识。就毅然辞别了住持,步行出发去修苦行戒律。但是当时没有良好的道路,只好翻山越岭,当然得徒步行走。整个月后来到了一个村庄,有间Wat HuaPhoNai,又称Wat LeamChak,得知有位法力高强的高僧龙婆Mahaloi。起初龙婆Mahaloi将一本法术秘籍交予召坤空,花上两年时间方能背诵秘籍里的经文。接着更深修的修禅定法门,同时也各地去寻访名师钻研各门法术,而且还在泰南各府,当了多间佛寺的住持。召坤空多住在Songkhla(宋卡府)和Phatthalung(高头廊府)一带,也曾在Wat Khao Or修习多种独特法门。在佛历2468年召坤空辞去Wat MaiKhaolam的住持,决定回到家乡,接任瓦乌达吗兰佛寺的住持。召坤空准备大肆修葺寺庙,当时周围都被树胶园团团围住,寺院的地大约二十多英亩。居民多是以割胶为生,过的生活的相当辛苦,不过每逢节日却都非常诚心的前来献僧供佛,有者今天看他们欢天喜地的来献僧,明天却穿来他的恶讯,说是被蛇咬死了!因为树胶园里毒蛇丛生,尤其是眼镜蛇,在攻击人的时候,竖起起来像人一般高。召坤空看到这种情景,非常难过,就将以前修苦行戒时所收集的圣土,用来制造避险的信物,这就是初期召坤空制造必达佛牌的心意,制成后派发给信徒,信徒佩带后果真一路平安无事,更奇怪的是毒蛇遇上有佩带必达佛牌的村民,都会掉头而逃,不敢接近,甚至碰上老虎、熊也会出现相同的情况,信徒们一传十,十传百,召坤空的必达佛像就慢慢的火红起来。从前要去寺庙很艰难,因为交通很不方便,只有从水路和火车才能达到寺庙附近,有些信徒甚至跟随火车铁轨走了十多里才到达寺庙。因为Kota Bharu(哥打巴鲁)到Rantau Panjang(兰斗班让)之间是没有火车站的,有些信徒都是去到兰斗班让再走回头,但路程也要数里之遥。曾经有比较熟的信徒,要到召坤空寺庙之前,就会先买了烟。然后才上火车,在火车上就会走到车头,找驾驶员打交道,顺便送上烟给他,要求火车经过寺庙时,尽量放慢车速,好让他们有机会从火车上跳下去,如此一来就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信徒一到寺庙,一般先会和召坤空闲谈,大师是一位很健谈的僧人,不会难以相处。而当信徒要求必达佛牌时,召坤空就会记录下他个人的行业和需要,如果是做生意者,召坤空就会多用人缘经咒,如果是从事危险行业者,就会多用避险的经咒。然后再择日鋳造制模,集会圣土、经水和石灰等,放进模型里印出了一尊必达佛牌。召坤空利用小刀片,慢慢的雕出完美的曲线,然后以画图的铁笔,一边念经,一边将经文写在必达的身上,再放入法坛上,日夜诵经,直至两三个月后,信徒才可以奉请佩戴。所以每一尊必达佛牌都是召坤空的心血,大师要每尊佛牌都呈现最完美的形象,让人看上去,就非常渴望将之拥有,这也是召坤空必达佛牌最独特之处。更被不少信众封为五大必达王之一(这个跟国内流传的五大版本是不一样的),现在此必达大约在五十万泰铢左右。而召坤空所做的铜佛牌也达三十万泰铢!召坤空虽然住的吉兰丹州,但在这里却没有受到回教徒的排挤,有高深的法力,时常帮忙这些马来同胞解决一些玄难杂症,如中邪、中降、小孩子哭个不停等的问题。召坤空也常常念一些经水让他们带回去饮用或洗澡,一般都可以解决一些玄妙的问题。甚至连吉兰丹的苏丹也亲自觐见召坤空,并向大师谈起:他每次去举行王室仪式时,都会感到头顶有撕裂头痛的感觉,因为其中有一点血统奥妙的差距。召坤空就说没有问题,然后走入佛舍里,拿出长约一尺多的手杖。此手杖泰语成为“Mai Kru”,意译是师父杖或权杖。此杖的功能是增加权威,避一切的邪恶。召坤空就把它交给吉兰丹苏丹王。而苏丹王从此每次开王室大会时,再也不会发生头痛的问题。而苏丹永远手不离此权杖,时常紧随于身。苏丹为了感谢召坤空的恩典,就第一次封泰国高僧为僧皇,马来语就是“督拉迦”。是大马历史上,首位获得泰王赐封为一州僧首的高僧,他也是当时并非泰国本土和尚的泰国十大神僧之一。召坤空后,续承其位的分别是召坤占和召坤密,他们也各别获得泰王赐封,成为统领吉兰达州境内众佛寺及僧侣的僧皇。据说召坤空在修苦行戒律时,去到一座山洞,见到一位修行老僧在里头居住,就朝拜此老僧,并向他学习禅定法门,过了三个月的守夏节。有一天老僧叫召坤空来到床前,这时候老僧已病倒在床了,老僧将一支拐杖状的木棍交给他,说是当年他年轻时候有位高僧交给他的,并吩咐他说他日得遇见有慧根者才传交于他,并传授口诀以及制造Mai Kru的法门,召坤空就是从此处学来的。召坤空得到Mai Kru后,就日夜携带在身旁,连睡觉也相随,觉得得到Mai Kru后,自己的法力也隋着增长。不久之后传Mai Kru于他的老僧也圆寂了。后来召坤空制造了数支Mai Kru给有需要的人,吉兰丹苏丹的就是其中一支。这支Mai Kru现在还供奉在皇宫里呢!自从召坤空回到家乡的寺庙,首先就是着手发展教育、建设校舍,并由Phra Maha曾当老师。接着还筹建了一间全马来西亚甚至泰国也无的,与众不同的佛殿。四方有门进出,前门的十二支大柱子有祥龙盘卷的雕刻,更有许多奇珍异兽的雕像团团围绕,计有龙、象、狮、虎、鹿、鹰及牛等等。进口处两旁筑了两座神龛,分别供奉大伯公与观音大士的圣像,蔚为奇观。从此这里有许多僧侣和法师纷纷前来拜在召坤空的门下来学法术。学成之后可以借助法术救人于苦难中,这也是召坤空教授法术的宗旨。在佛历2505年,召坤空刚由新加坡回来之后,就不舒服卧病在床,吉兰丹苏丹也亲自前来探病。但召坤空年事已高,终于在11月19日圆寂,享年88岁,入戒68年,一代圣僧从此沉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