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angta Maha Boowa Wat PaaBarnTat

30

Luangta Maha Boowa Wat PaaBarnTat 阿姜摩诃布瓦是泰国东北部人,1913年出生。他生性聪明、诚实、勇敢而且意志坚毅,不管做什么都坚持到底。父母吩咐的事,即使不吃不眠也要办妥。他父亲非常赞赏和信任他,对他寄予厚望。
年纪稍长,父母要他按照风俗出家,每次提起这个话题,他总是回避。最后,为了不忍心父母失望,他终于答应,以了他们的心愿。
1934年5月12日,他正式剃度,法名“具足慧”。刚开始,他计划出家两年后还俗。在寺院里当他阅读佛传,看到悉达多如何从太子的身分变成沙门、修苦行、开悟成佛时,深受震撼。再深入阅读,看到佛弟子们如何修行证阿罗汉,他的宗教情操也愈高涨,忘记了只出家两年的初衷,而发心要在这辈子证得最高的果位。
摩诃布瓦决定先读佛学,明白佛理之后就一心办道。结果这花了他7年才完成要修的学业。 接下来他打算专心禅修,但是内心深处仍然有疑惑:现代人道心微弱,是否还有可能证阿罗汉呢?
【为法而死,绝不退缩】
在读书期间,他曾听闻当时著名禅师阿姜曼的事迹,一心向往,于是,他决定去拜见这位心目中的明师。此时他身无长物,僧袋里只有一本戒本,然而道心坚定,他发了个愿:“我一心求解脱,为法献身命。谁能为我指出真正涅槃之道,我会为他奉献一切。即使是死亡,我也会为法而死,绝不退缩!”
阿姜曼是云游僧,在泰国东北部与北部森林行脚,居无定所。摩诃布瓦一路跋涉探询,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他。两人见面交谈,阿姜曼仿佛能阅读他的心思般,所有的问题都解答得恰到好处,他心中关于这个时代是否能证道的疑惑云消雾散,信心大增,知道找到了明师,当下发愿一辈子跟随阿姜曼学习。日后两人关系情同父子,他严格遵守阿姜曼的教诫,并很快成为僧团中的资深比丘,协助监督照顾僧众。
他遵照教导远离人群,在森林深处修头陀行,禅修法门是念“佛陀”,日夜勇猛用功,禅修坐到屁股皮开肉绽,袈裟都沾上血迹。
如此用功至第二年的某个傍晚,当时他在坐禅,剧烈的疼痛来袭,整个身体仿佛在烈火中燃烧。他发起狠来,立了个誓愿:“从现在至黎明,我将不起座。如果能活下去,随它去;不能活下去,也随它去。”
对佛法生起不退信心
接着他观察疼痛,检查最剧烈的部位,如此不断地观察,直到明白身体、感受和心是三个各别不同的真实,这时疼痛和身体消失了,只剩下单纯、微细、纯净的觉知心。从那个境界出来,他再重新开始观察。当晚他进入同样的境界三次。经历了这次体验,他再也不恐惧死亡,对佛法生起了不退的信心。
在阿姜曼的指导下,他继续用功,彻底断除淫欲。然而之后阿姜曼去世,失去了导师,他只好自己摸索。
【体会不可思议的法】
在他投入专修的第九年,烦恼已经非常淡薄,贪和嗔已被解决了,但是无明依然存在,潜伏着,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摸不着。这时的修行,念住与智慧进入自然而然全面运作,无时无刻不在深入观察的境界。
一天晚上11时许,他正在观察心,发现心一会儿黯淡,一会儿光明,一会而自在,一会儿逼迫。为什么心不是恒常不变的呢?他对这个现象感兴趣,于是把念住与智慧转向心。这样做时,一个完全预想不到的开悟从心中骤然爆发:“烦恼、光明、自在和逼迫。这些都是世间真相,它们全都无我”!证悟到这点,无明当即被粉碎。
他后来描述当时的情况说:“无明在心中从宝座上被抛下来,同一刹那,清净心出现在它的位置上——在天空塌下来、大地倾覆崩裂的一刻,最终的不可思议展现在世间与解脱的分界上。 我整个在惊讶中,叹道:‘这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吗!?这不是太不可思议了吗!?这法之前隐藏在哪儿?这真正的法、不可思议的法,超越一切预想——超越一切世间——现在如何呈现在心中并与心是一?还有之前佛陀及圣僧伽在哪儿?这不可思议的皈依现在如何与心为一?这就是真正的佛、法、僧吗?’”
怜悯众生开始教化工作
大彻大悟之后,他怜悯众生,开始教化工作。他开设丛林,命名为邦塔寺。阿姜摩诃布瓦的教学宗风严峻,刚猛剧烈,喝叱责骂,富有摄受力,吸引了大批世界各地的修行者,包括泰国国王、皇后及其他皇室成员都来请益,皈依座下,他被弟子们昵称为“父母导师”。
除了弘法,他也关心社会国家,参与建医院、诊所、学校、孤儿院等福利工作,对僧团、教界问题提出批判,并曾通过报章公开严厉谴责泰国前首相塔辛滥权。1997年泰国遭遇金融风暴,他发起“救国运动”,号召全国人民捐献黄金予国库。
2011年1月30日,他与世长辞,享年97岁。他在世时曾说过:“我这辈子造福世间,为世间立榜样,悲悯世间……因为,去世之后,我再也不会回来,不再投生这世间。”


Comments are closed.